在上一回中,我把武松写的很色,很下流。所以有朋友批评我,认为我玷污了武松这条响当当的好汉。玷污了武松的光辉形象。

其实呢,说武松是条好汉,不假。说他好色,也同样不假。这在原著中是显而易见的,只不过大家不愿接受、不敢正视罢了。

下面,我们再接着原文往下看。寻历史网

话说武松杀人之后,坐了两个月的监房,被发配到孟州。半路上,经过孙二娘的酒店时,孙二娘欲用蒙汗药害武松。

这孙二娘开的是黑店,但也并不是要把所有人都害死。店里规定“三不害”:一者僧道,二者妓女,三者犯人,这三种人不害他性命。

而武松是个过路的犯人,本不在被害之列,可孙二娘为何还要害他呢?所以后来她老公张青问孙二娘道:“却是如何起了这片心?”

张青不解。孙二娘解释道:“本是不肯下手。一者见伯伯包裹沈重,二乃怪伯伯说起风话,因此一时起意。”

从这番话中可以知道,孙二娘本来是不肯下手的,之所以要害武松,完全是“一时起意”,临时性的。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,就是因为武松“说起风话”。

说风话,是什么意思呢?今天的读者可能多数人不太清楚。风,就是“风月”的风。

孙二娘怪他说风话,就是说:武松调戏了她!

因为武松调戏了她,所以她马上就临时起意,要下药害武松!

看官又以为我在胡编。呵呵,那你可以查下相关典籍是怎么解释“风话”的。或者干脆直接把“风话”这两个字百度一下,看是不是指男女间戏谑、挑逗的话。

寻历史网

下面,我们再结合作者原著中的上下文,来看看武松究竟说了哪些话,做了哪些事。他又是如何调戏孙二娘的呢?

话说当时武松来到了孙二娘的酒店门口。

看官切记:这是武松被关监了几个月出来后,遇到的第一个女人。(后面等待他的仍是继续坐牢。)

所以当他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,看的格外真切:寻历史网

只见她上面穿的绿纱衫儿,头上插了一头黄烘烘的钗钚,鬓边插着些野花。下面一条鲜红生绢裙,绷的很紧。搽一脸胭脂铅粉,铺了厚厚一层。敞开胸脯,露出桃红纱主腰,上面一色金钮。辘轴般蠢坌腰肢…

武松和那两个公人进来坐了,把包裹解了,枷下了,又把衣服也都脱了。很不文明的,当着女老板的面,“都脱了上半截衣裳”,打着赤膊,快活吃酒。

武松有心要调戏那女老板,就故意掰开一个馒头问道:“酒家,这馒头是人肉的是狗肉的?”

那妇人嘻嘻笑道:“客官休要取笑!清平世界,荡荡乾坤,哪里有人肉的馒头,狗肉的滋味?……”

武松又接着调戏道:“我见这馒头馅内,有几根毛,…”

你看这个武松,什么下流话说不出来!他竟胆敢当着一个女人的面,说人家包子里包的有阴毛!

看官千万别一厢情愿地认为武松是个好汉,就不会说流氓话了。更不要强行为他辩解,那几根毛,是头发。

你再看武松的原话:“我见这馒头馅内,有几根毛,一像人小便处的毛一般。”呵呵,这头发不会长在小便处吧。

如果你到馆子里吃饭,也学武松那样,叫个女服务员过来,喂,你这菜里怎么有几根阴毛啊!试一下,就知道是什么后果了。

武松见这个店十分僻静,前不挨村后不着户的,又没见到有其他人在场,到现在为止,也只有女老板娘一个人,所以武松今天胆子特大,就又故意问道:“娘子,你家丈夫却怎地不见?”

那妇人道:“我的丈夫出外做客未回。”

武松道:“凭地时,你独自一个须冷落。”

孙二娘心里骂道,贼配军!却不是作死!不是我来寻你。你倒来戏弄老娘!于是,就临时起意,下了蒙汗药给武松喝。寻历史网

有的朋友可能会说,武松是因为她开的黑店才要调戏她的。

其实武松这个人疑心非常重,到哪个馆子里吃饭,他都会怀疑人家开的是黑店。比如景阳岗的酒店,人家那么善良、那么好心劝他,他也说人家是企图害他性命谋他钱财,又何况孙二娘呢?

所以,武松就假装喝了酒,假装中了毒,把眼虚闭了,扑地仰倒在凳边。仰面朝天。

孙二娘叫道:“小二、小三,快出来。”只见里面跳出两个蠢汉,先把两个公人扛了进去。再来扛抬武松时,哪里扛得动!

孙二娘喝道:“你这鸟男女,只会吃饭吃酒,全没些用!直要老娘亲自动手!这个鸟大汉却也会戏弄老娘。这等肥胖,好做黄牛肉卖。那两个瘦蛮子,只好做水牛肉卖。扛进去,先开剥这厮。”

原文:那妇人一头说,一面先脱去了绿纱衫儿,解下了红绢裙子,赤膊着,便来把武松轻轻提将起来。

武松赤膊着,衣服先已脱了,。孙二娘此时也赤膊着,不仅衣服脱了,连裙子也解下了。

武松在孙二娘眼里就是一堆货物,好做黄牛肉卖。正在得意把武松算计了,却不知道武松也在算计她!

原文:武松就势抱住那妇人,把两只手一拘,拘将拢来,当胸前搂住。却把两只腿望那妇人下半截只一挟,压在妇人身上。那妇人杀猪也似叫将起来。

手,搂住胸,腿,挟下半截。武松先是躺在下面的,可不一会儿,武松就压到上面来了,“那妇人被按压在地上”,只叫道:“好汉饶我!”

武松一句话也没说!也不追究她,也不打她,就只是压按在地上不起来。待她老公张青挑着柴回来的时候,还“望见武松按倒那妇人在地上。”

寻历史网

如果武松不好色,当那两个公人被蒙汗药放倒的时候,武松为何不跳将起来,烧了她的鸟店?为何还要假装醉倒?醉倒了为何又还不让人抬动?所以呀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在等孙二娘亲自过来抱他这一个目的呀!哈哈